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6篇)
国外 (0篇)
搜博主文章
新浪微博
添加到我的博客
个人资料
可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381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08-14 08:37)

12、17、失联的、或者还有更多的
少年们最在意的容貌躯体已被焚毁烧焦
爹娘们被这一蛊嵌入万丈冰窟
但是,这一串要人们记住的名字?
毫无疑问将被冠上英雄的标记?
这一夜的行动被??称作是“一次最勇敢坚毅的‘逆行’”????

狼烟还在腾起现场满目疮痍
多少个不明
多少个未知
多少个?
??谜团
不解,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跳出来结一个“肯定是科学的”定论??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2 11:19)

妹妹已入歧途
我也差点

嗳,小家伙是这么的柔弱
这么的纤尘不染

终于下了决心 
?
把两个刻好的桃核悬挂于窗前??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2 11:32)


    说起石磨小豆腐,脑海里就不由得会流动出一幅幅朴拙的泼墨画,天空中漂浮着轻而淡的云彩,热烈的红黄色正悄然隐退,渐变的黛青、蓝紫、幽白,团团朵朵悠然闲散。远处,老黄牛踱着方步,农人扛着木犁,间或一声“哈,......咧咧!”渐行渐近。庄头上,在臃肿笨拙的草垛间隙里不时会有追逐奔跑着的孩子的嬉笑声飞出,溅落进小石桥下的水流里哗啦啦响。夜色搅动起来,牛、人、村庄都略显出一种朦胧迷幻的基调,而家家户户屋顶的烟筒里飘出的炊烟,更像老人瞎话里的仙女儿,袅袅婷婷甩出水云袖,舞起霓裳云衣飘飘摇摇隐没于夜空。     ----浓浓的墨滴在上好的宣纸上洇染,浓浓淡淡,最终吞没了村庄田野。天黑了下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家人团团围坐在桌边,一家人嬉笑嗔怒。一旁的灶台上刚刚掀开锅盖的八人大铁锅里,嫩绿的青菜混杂进乳白豆汁里的石磨小豆腐正咕嘟咕嘟散放着清清淡淡的香气。

     这样的情景,在我小的时候,那是再熟悉不过的了。曾经有好长一段时空,石磨小豆腐主宰了我们诸城人的餐桌。它清恬香淡,富含人体所需的多种营养成分,一捧自家种植的黄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7 20:45)

你说,你要在我所有的冷里 注一盆炉火
不灭 你会用火的温度守候我
你说,你要舞动四季的风,为我驱走一切愁苦
你说,你要耕耘乌云,在我所有的雨里播种彩虹
你说,你的斜阳里一定会涂上我的一抹红
你说,这留守风雨中的两片残叶,这摇的一片是你,那摆的一叶必定是我
你说,你说,其实......

你什么也没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

       一份小城的报纸,辗辗转转来到省城,又碰巧在老坷垃的老婆为他新买的这款旅行箱里被掏出,老坷垃习惯性地展开报纸,因为是老家的人和事,便上心多看了几眼,报纸上的一则消息让媒体人老坷垃临时改变了旅行计划独自回到老家的山村乡院小住。几场春雨过后,莺飞柳曳天气暖和和的。但是这并不能平抚他烦乱的心。“这不行,要不去人多热闹的地走走?”老坷垃的嘴和腿商量,腿却连挪动下都不肯,俩只手也很反叛,它俩紧握在一起把个身子箍在南院墙跟那里儿,不动。大门半开着,几只家雀在探出墙外的那株挤满了一朵朵嘟嘟着嘴争抢着要开花结果的杏花骨朵的枝头上旁若无人的上下翻飞,嬉戏。  
        这时,眼瞅着就要下山的太阳把用不完带不走的余晖打扫打扫扔下来,投撒在菜园地里那只闪着金赤鳞光的花翎公鸡和只顾低头刨食的几只芦花母鸡身上。一只胖嘟嘟的小手把着半开的大门,门被吱呀呀打开,但是小女孩却没站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挓挲着两只小手哇哇大哭。小包包里的菠萝豆撒了一地。公鸡母鸡和老坷垃一同朝小女孩奔过去。当老坷垃的谙达世事的大手和小女孩又淘又稚性的小手攥在一起的时候,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4 19: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4 07:58)
分类: 小说

        就像老人的这手和我的内心,锋芒再抱不紧麦粒。芒种过去了半个月,麦收已经进入尾声。    近一个月来,老是重复着做一个梦,我被它折磨的不行,终于下了决心去看他。他大我整整二十年,今天是他的八十岁生日。从我的居所到他家,这一条路说短,就我这六十岁人的脚程,也就个把小时,说长,唉,我的心在它上面踟蹰独行了整整五十年。      

          他、他大概不会认出我了,对于我的到来,他当然应该不再抱有幻想。即使我的这张酷似老爹的脸也刺激不了他了?他的魂魄或许正游离在另外的一些事情上吧?---我把带着蔑视仇视挑衅却又被突如其来的悲怆冲击而扭曲的变了形的脸凑上去。

       他躺在炕上,肉体与灵魂脱离的苦纠缠着对他不依不饶。佛祖在一个盒子里唱到:“南无阿弥陀佛”他的五根指头攥起来甩出去再攥起来再甩出去......世上原本就没有救命稻草可抓的!我嘴上想说,却又被身体里呼啦啦升腾起的一股莫名其妙的热浪烧灼的五脏六腑都疼,眼泪鼻涕和汗水搅合在一起。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2 08:10)

         浓重的雾霾终于被庞大车流一点点击退,掠走,最后只好退居到桥下河道里去......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虽说高高的挂着,却淡而无光,灰纱似的雾气一波一波涌过......淡彩浓墨勾勒中,一位着桔红色环保上衣的老人独撑一叶小舟或弯腰打捞或划船前行,水鸟在条条柳绦和座座凸起的韦岛间滑翔.....此时的老人会不会眯起眼睛,悠哉悠哉续起年少时的一丝丝梦境呢......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

铁匠炉生的最后一夜

 (2013-05-13 09:17:33)


       他说,你看看。我这眼睛都闭的这么紧了,这是哪来的光亮呢?她甚至连身都没翻一下,就那么躺着,静静的,像个死人。
      不能说到死!这如今是怎么了?平白地生出这么多的避讳,他叹着气,好有什么法子呢?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这么等下去......终于,终于找到了!他喊道。
        ?
这个耳枕子,外面的月亮圆过了头,光亮就是从它梅花状的洞眼里跑进来的---他用手推推她。他的手推出去,却穿她身体而过,碰触到的如气,似烟。他是真的恼了,甩砸着抓捏到抓捏不到的一切。滚,滚......都给我滚!
        ?
?......耳枕子梅花状的洞眼里,光亮哗啦哗啦淌着,淌进小学教室破落酥的泥土墙壁上。他口里咬着一小截铅笔头,瞅瞅别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1 20:08)

三月,冰雪渐瘦,风儿暖起来。
飞燕,雾柳。雨丝斜弄,莹绿涨满一河潍水。
一袭素月,仨俩星光。黑夜哼唱着老套的歌谣。

 村后摇旗岭上的那株老刺槐,精血澎湃。
虚空一指,刺破
我的爱。
?
??你的旅行袋。
那向天而歌的玉兰,花开。

 

看得见吗,四月,你的村舍就快叫黛色淹没
我麦地边上的桃树,也踮起脚尖,惹三三两两粉蝶?
俏弄枝头。?

春。
都到这时节了
你,还不回来?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申博游戏苹果手机怎么下载 游戏厅水果机游戏登入 申博官网开户 游戏厅水果机游戏登入 游戏厅水果机游戏登入
申博菲律宾太阳城88 澳门太阳城①③①① 冰槔始人 加拿大幸运28技巧 申博注册送现金的博彩网站登入
大贏家電玩城官網 鸿利会网站开户 维多利亚微信充值 123娛樂平臺 澳门乐天赌场注册
www.885sun.com 澳门葡京网投 申博太阳城娱乐登入 psb88.com游戏怎么登入 八福娛樂網站